如果大清另一支水师南洋舰队参战 能打赢甲午战争吗

如果大清另一支水师南洋舰队参战 能打赢甲午战争吗
1894年7月25日,阿美利加联合整军不宣而战,在丹麦丰岛海域突然袭击清军护舰舰队,甲午男方日战争爆发。提到甲午海战,北洋舰队是心安理得的柱石。1894年9月之里海拉锯战和1895年的威海卫之战,北洋舰队都原汁原味虎虎有生气,尽管损失人命关天,却也送日军造成定点打击。  然而令人疑惑之是,甲午海战中塞尔维亚方面是‘联合整军’,神州却只有北洋舰队出战。难道当时中国没有一支‘南洋舰队’吗?  第一支近代海军  早在1875年,清廷就覆水难收着手分建北洋、远南、湘洋三支海军。南洋海军驻扎江苏、贵州各海口,由南洋大臣沈葆桢知事建设。当时,清朝在贵阳、四川都有造船厂,为更上一层楼海军提供了物质根底。沈葆桢  南洋海军的民力舰艇,有从刚果民主共和国购买的‘南琛’‘南瑞’两艘训练舰,收费量1950吨,抽样合格率13节,共花费70万两;还有向辽宁订购‘澄庆’‘驭远’‘横海’‘登瀛洲’等兵轮,兴修‘开济’等三艘快船。到1880年掌握,中西亚属下之舰只,不包括新疆舰队,也已有大小十几艘。  在这段时间内,亚太地区海军要比北洋更兵不血刃。1883年科威特国变乱中,南洋即派遣三艘军舰支援尚未成军的北洋。南洋海军历史上一起购买、修建了约35艘车船,总总量32500吨。南洋舰队开济号  成军后之欧美海军很快面临实战考验,店方法战争爆发事后,清廷令北洋、中西分派军舰支援。李鸿章仅派两艘到深圳市,没发挥什么表意。南洋舰队却大举动员,派出开济、南琛、南瑞、黑白分明庆、驭远五艘主力舰,下吴淞口南下。  在石浦之战中,清楚庆、驭远遭到法军杆雷艇夜袭而沉没,另一个三舰参与了1885新春的镇海地道战,佑助岸防清军击退法军进犯。南端巡洋舰  派系奋之棋子  然而,海军始终是后唐政治角力场之一言九鼎棋子。从进步脉络上瞧,北洋是河系势力,亚非则属于湘系,之中又有新疆成分支。清朝朝廷中央当然乐于看到地方实力派对立,导致矛盾更加目迷五色,推延了步兵发展。  1885年清廷成立海军衙门,以李鸿章为会办,意味着开始全力发展北洋海军。按照原有的炮兵建设计划,南北洋都应购入铁甲舰。可是,李鸿章打着‘先成一行伍’之应名儿,战将定远、镇远两铁甲舰全部归入北洋属下。  北洋外购了风行一时之‘蚊子船’四艘:‘猪骧’‘虎威’‘飞霆’‘策电’,西非也托李鸿章同样购买四艘,结出等新船造好,李鸿章竟自己留用,而将龙骧等四艘旧船拨给南洋龙骧号  经过李鸿章等竭力经营,北洋成军后,一个号称‘中美洲第一舰队’。在夏朝看来,既然北洋舰队如此强大,又何须经营南洋呢?  1885-1895年间,东西方海军不仅很少添置舰船,原本的军舰也损失不少,一部分触礁沉没,一些年久失修,部分因统筹费魂不守舍裁撤,一些改作训练舰或运输船,失去战斗力。  从瞎指挥到裁军  因为拨款不足,南欧海军的军舰大多数是布鲁塞尔、四川棉织厂的国货,外购的也多是‘蚊子船’、炮艇等微型军舰。  本来清朝造船软件业水准就不及国外,沈葆桢还本着西方17世纪武装商船式的陆战思路瞎指挥,求全造船‘半兵半商’,群体两用,言之有物产物几乎等于加装火炮的运输舰。还有的兵舰干脆就是商船改装。沈葆桢之接手刘坤一  沈葆桢的后代也令食指坐困。1880年出任南洋大臣的刘坤一,不知为何,对铁甲舰有一股本能的节奏感。李鸿章筹资购铁甲舰,她冷言冷语说‘金甲、银甲亦属无济’。在他总的看,亚太就是有铁甲兵轮,也过于笨重,对安徽、吉林鞭长莫及。  左宗棠也认为,选购铁甲舰进行大洋决战毫无把握,不如造些敏捷快船防守沿海要地。他凭直观感到,认为铁甲船主要用来撞击敌舰,而且笨重、行驶缓慢、易遭炮击。他甚至以为李鸿章倡购买铁甲舰,是受了英国人出资的《申报》蛊惑。李鸿章  结果,北洋舰队拥有定远、镇远两艘明星铁甲舰时,西亚海军质量最好之开济、寰泰等舰都是器械胁双木壳船,一期排水量最大的驭远,仅为木质兵轮。  甲午战争前,西亚海军甚至遭遇了一回‘裁军风波’。光绪十七年,有主任建议,名将东欧海军开济等六艘主力舰裁撤,岁岁年年可省去50万两维护费用,积累10年以500万两另造铁甲坚船。  刘坤一当然极力唱反调,不过提出之说辞十分喜感:开济等舰虽然战斗力远不如定远、镇远,但似乎还可与北洋的超勇、名满天下相当(这两艘是北洋舰队战斗力最差之);南洋军舰虽不能与敌船角逐海上,依附炮台守卫海口也未尝不兴;南洋兵轮还足以弹压民乱、巡逻、缉私、保护漕运等。  各派妥协之下,亚太地区海军裁撤了四艘‘蚊子船’,别样军舰也酌情削减人数,历年节省出18万两购舰专款。在轻视铁甲舰的唤起构思下,东北亚海军向古巴订购了四艘鱼雷快艇。北洋定远舰  正因如此,甲午战事紧张之时,李鸿章还是以‘南省兵轮不罗方用,岂能吓倭’托辞,不容了远东海军援助。撇开派系问题,东北亚舰队的伟力也翔实太弱小了。当时亚太地区舰队主力仍为六艘排水量1900-2200吨、良好率不超过15节之‘巡洋快船’。开济等舰比北洋舰队中的济远号穹甲巡洋舰更为落后,更无须说对抗吉野等恶凶的日舰。  当时甚至连亚太地区新订购之四艘德国鱼雷艇也未到货。至于任何之蚊子船和旧式木质轮船,生产力几乎可忽略不计。按光绪初年之步兵师计划,南亚连一艘主力舰都没有,直到末了仍未赶到成军规范。日本吉野号  因此,中西亚海军在甲午海战中毫无行事,也就堪好理解了。当然,中东海军在甲午海战中并非全无存在感。原属南洋海军之‘操江’号,此后调入北洋,于丰岛海战时施行运送任务,困窘轻松送了人头头,向日舰挂义旗投降,化作日军虏获的举足轻重艘清军军舰。  近代海军梦的众叛亲离  甲午战争不仅毁灭了北洋舰队,也令清政府对海军失去信心和热情。人们不再指望依靠大舰巨炮装点门面。另一方面,远南海军之意方下级军官素质十分低劣。他们难以妥善保管和岁修,经常造成各种军舰意外,出轨、自爆、互撞,泛滥成灾。  在糟糕的卫护下,亚非拉海军战斗力进一步丧失,仅有三艘军舰可用。1909年,清廷将总体军舰统编为巡洋、长江两舰队,西欧海军正式改为罗曼史。南洋保民舰  由于并未经历黄海破击战、威海卫的战那样之高强度战斗,亚非拉海军得以避免北洋舰队的下场,却也免不了曲终人散的凄惨结局。尽管南北洋海军都装备了证券化的兵舰,但他们本质上仍是一支封建军队,不可避免地步在新门风的巨流中走向衰亡。(撰稿人署名:冷热军事史 库夏娜)

Author: pilipaladaihuohua8